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鼠鞭草属 >

清朝真正的辫子金钱鼠尾辫真不好看

归档日期:11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鼠鞭草属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历史上清朝真正的发式是“金钱鼠尾”辫,也就是四周头发全部剃光,只在头顶中心处留有金钱般大小的一小撮头发,辫成细细的发辫,垂下来形如鼠尾,还要能穿过铜钱的方孔才算合格,是为“金钱鼠尾”辫。1647年,清廷在广州颁行的易服剃发令中说:“金钱鼠尾,乃新朝之雅政;峨冠博带,实亡国之陋规。”而福州遗民陈燕翼在《思文大纪》中写道:“时剃头令 下,闾左无一免者。金钱鼠尾,几成遍地腥膻。”1644年因海难旅居北京的日本商人竹内藤所著《鞑靼漂流记》,1648年七峰道人所著的《七峰遗编》中均 记载清人发式为所谓“金钱小顶”,可为佐证。1793年英国访清使团随团画师威廉·亚历山大的纪实画稿也可证明乾隆时期男子发式还是“金钱鼠尾”辫。而 1654年,降清后一直深受多尔衮信任的汉臣陈名夏(官居吏部尚书、内院大学士,原为复社文人)只因私下议论“只须留头发、复衣冠,天下即太平矣!”即遭 另一降清更早的汉臣宁完我弹劾(官居清廷内院大学士)而被处以绞刑。可见当时清廷推行剃发易服决心之大,态度之坚决。

  也正是这种不堪入目、令人无地自容的“金钱鼠尾”辫,而不是清装剧中的阴阳头,遭到广大汉人非常激烈持久的抵制和反抗(许多已经投降的地区的民众也因剃发 令降而复反)才能解释得通。自汉唐两千多年来,男子一直是束发别簪的发式,陡然间要替之以形象猥琐的“金钱鼠尾”辫,这无疑会对人们的心理产生巨大的冲击 和震撼。一个小小发式的改变比改朝换代更让人难以接受,由此激起了比改朝换代更加激烈持久的反抗,恐怕是清朝统治者所始料不及的。

  清朝男子的发式从清初的“金钱鼠尾”到清末我们所熟识的阴阳头,大体经历了一个“鼠尾—猪尾—蛇尾”的演变过程。这从1799年(嘉庆四年)日本的中川忠 英所辑录《清俗纪闻》、陈登原的《国史旧闻》、清朝遗老张钫的《清末社会鳞爪》等书的相关章节中找到佐证。直到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,在西方人的记述中,男 子发式还有“金钱鼠尾”的痕迹可知,清朝男子发式的大部分时间是以“金钱鼠尾”辫为主的,只是到了清末才逐渐变成我们通常在清装剧看到的阴阳头。

  在清装影视剧中,男人的发型一律是前半部分剃掉,后半部分辫成粗长的发辫的阴阳头,港台清装剧和大陆清装剧还略有不同,前者剃掉的部分较少,后者剃掉的部分较多,大概三分之一左右。那么清朝男子的发型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

  汉族的发式衣冠是华夏民族文化传统的象征,发式衣冠的改变实质上是对汉族文化习俗的割裂。改朝换代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该种地还种地,该交 税还交税,说不定他们还盼着换一个好皇上呢。而文化习俗上的割裂对广大汉人来说就等同于数典忘祖,当然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。这就是清朝初年的剃发令遭到广 大民众激烈持久抵抗的根本原因所在。对这种“留头不留发、留发不留头”的残暴的民族压迫政策,外国人也无比震惊,祖甫江孝男就在《文化人类学入门》中写道:“至今为止,用如此残忍的手段迫使一个民族放弃自己的风俗习惯,世界上还没有类似的例子。”现在清装剧中的阴阳头发式,如果根据当时颁布的剃发令的剃发标准,也是要处死的,因为清廷规定:“剃发不如式者亦斩。”(顺治四年)1647年,浒墅关民 丁泉“周环仅剃少许,留顶甚大”,被地方官拿获,以“本犯即无奸宄之心,甘违同风之化,法无可贷”为由上奏,奉朱批:“着就彼处斩”,县官也以失察“从重 议处,家长、地邻即应拟罪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u9er.com/shubiancaoshu/1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