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唐棣属 >

棠棣和棣棠——从鲁迅先生的一封信说起

归档日期:11-2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唐棣属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棠棣花是中国传去的名词,《诗经》中即已出现。至于那是怎样的花,说法颇多。普通所谓棠棣花,即现在叫作“郁李”的;日本名字不详,总之是像李一样的东西。开花期与花形也跟李一样,花为白色,只是略小而已。果实犹如小樱桃,孩子们是吃的,但一般不认为是水果。然而也有人说棠棣花就是山吹。

  我对棣棠印象最深的,还在于其花色。棣棠的花瓣颜色很均匀,总能大体保持几乎一致的颜色。棣棠花盛开的时候,这一丛与那一丛,今年的花与记忆里去年的花,颜色几无差别。同样是黄色系的花,比起桂花的颜色从金桂、银桂到丹桂的区别,棣棠的花色有单一纯粹之美。日本传统颜色里,有一种山吹色,即指棣棠花瓣的颜色。用国画里的藤黄掺上一点硃磦,就能调出棣棠花的颜色。这时再略微调上一点点的赭石色,能让颜色沉稳下来。如此对着棣棠花调整颜料和水,直到终于变成和花瓣一样明亮温暖的色调。

  日前从鲁迅公园经过,发现棣棠花已经开放了。初开的零星几朵黄颜色的棣棠花,在同是黄花的大片金钟花和迎春花中很不起眼。无意中看到,心里生出一种惊喜感。

  说来有意思的是,迅翁的二弟知堂也曾在作品中言及棣棠。《枕草子》里有一段,讲清少纳言收到定子中宫的信:

  棠棣,也写作常棣,常常用来比喻手足之情。因为棠棣和棣棠字序颠倒,这两种植物的名字很容易混淆,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植物。所以清代汪灏等人奉旨编定的《广群芳谱》中,在“棣棠”条下特意辨误:“郁李名常棣,与此迥别,原谱(按:指明代王象晋《群芳谱》)误合为一,今正之。”

  (清少纳言)打开来看的时候,只见纸上什么字也没有写,但有棣棠花的花瓣,只是一片包在里边。在纸上写道:“不言说,但相思。”

  想起以前读《鲁迅全集·书信卷》,曾见鲁迅先生也提及过棣棠花。那是1935年初,写给其好友山本初枝的信,内容很有趣味:

  鲁迅先生雅好植物,自小就有读《广群芳谱》、《花镜》的兴趣。然而这封信里,对于郁李的描述并不完全准确。在植物科属上,郁李属于蔷薇科樱属,是一种灌木,和李属的李并不同属。李树是乔木,比低矮的郁李高大很多,两者外形颇有区别,郁李称不上是“像李一样的东西”。此外郁李的花色除了白色,也开粉红的花。日本江户时代博物学者毛利梅园所作的《梅园草木花谱》中,两种花色的郁李都收录其中,并标注出棠棣即郁李的别名,非常直观地说明了这个问题。《中国植物志》里,同样也有着郁李“花瓣白色或粉红色”的记载。至于“也有人说棠棣花就是山吹”,这就把两种植物弄混了。山吹是日语词汇,指的并非棠棣,而是棣棠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u9er.com/tangdishu/52/